专家解读:什么才是“共同富裕”
http://www.bjcc.gov.cn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08-30     来源:中国青年报     

■社会中间阶层的发展壮大,是共同富裕最重要的标志

■打击腐败,控制权力和权力资本化,才是实现共同富裕的根本措施

怎么理解共同富裕

共同富裕,本来没有什么争议。它是人类所描述的理想社会特征之一,却不是全部。人类美好理想还包括消灭阶级、剥削、压迫、政党和国家,消灭三大差别,消灭家庭,等等。共同富裕是作为理想社会一部分来谈的,和其他理想一样,不能抽象地作为现阶段目标。

共同富裕就现实经济社会意义而言,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本质特征,是改革成功的标准之一。邓小平讲要社会主义共同富裕,不要资本主义两极分化。他在1994年两次指出:如果出现两极分化,说明改革失败。这位“总设计师”所说的“让少数人先富起来”有明确的前提,就是依靠勤奋劳动和正当经营,合法致富。现在看来,他似乎对权力与资本结合形成权贵资本主义、造成社会两极分化估计不足。

正如对民主、自由、人权要作具体历史分析,对“共同富裕”也不能只作为抽象口号。以最高纲领代替最低纲领易犯左倾错误。共同富裕没有确切定义,缺乏操作性。历史证明,把一个概念不清的口号作为主要目标,轻易做社会发动,容易破坏法治,造成思想政策混乱。某些地区用共同富裕代替民生口号,用基尼系数作为衡量指标,定期实现。一些人趁机提出“共富为纲领”,认为改革30多年只有两极分化,没有共同富裕,要以这些地区经验进入“共同富裕新阶段”,一霎时冲击了全国,这样的教训足以警醒我们:必须要正视中国社会的两极分化问题了!

什么叫共同富裕?是指大家在生活上大体差不多吗?实际上,在全世界,财富占有差距非常之大,这是历史形成的;收入差距也很大,不仅仅是剥削压迫和私有制的原因。比如电视机普及以后造成的“眼球效应”就大大拉开了收入差距。歌星和小品演员的收入比科学家、大学教授高得多,他们并没有剥削压迫谁,大家爱听爱看就是了。社会能把他们怎么样?最多就是高额累进所得税。

小时候我们总是听说,共产主义各尽所能,各取所需,后来学了经济学才知道,这也太空想了,社会物质和精神供给极大丰富,资源的稀缺性也不会消失,因为人的需求也在增加,而且总是比供给增加得快。人类得到满足又永远不会满足。对于稀缺资源的占有来说,大家总也“共同富裕”不了。

怎么实现共同富裕

参考马克思“历史与道德界限”、“绝对贫困化与相对贫困化”等论述,结合中国目前生产力发展阶段、改革进行状况和社会文明程度,可以把共同富裕的口号具体化为以下几个目标。

第一,消除贫困。按联合国规定的贫困线标准,尽快消除绝对贫困化现象。

中国1982年人均粮食产量约800斤,基本解决温饱;30年来城市人均住房面积从8平方米达到30平方米,基本解决住的问题;教育一直比较普及。目前扶贫标准是年人均2300元,国家规划到2020年基本消除绝对贫困。同时也要进一步保障农民土地权益、农民工合法权益,建立工资保障、劳动保障、失业救济、医疗保障、养老金制度等。吸取西方福利国家教训,消除贫困的方法不仅限于国家救济和社会赞助,还应建立失业再培训制度,提高贫困失业人员抗风险能力。目前绝对贫困人口居住地区自然条件过于恶劣,可通过整治国土与移民相结合的规划,帮助他们出来,通过挖湖治水建立新的小城镇,通过自己的劳动,改变基本的生活状态。

第二,改善民生。使大多数人从小康生活逐步提高。

不能认为改革30多年只有两极分化,没有共同富裕。计划经济30年在民生方面实行低标准的平均主义,共同贫穷成为改革的起点。因此,改革以来经济高速增长,首先就是大多数人共同富裕的过程,大致出现了6次群众性消费高潮。

第一次,上世纪80年代初,通过军转民,普及“老四大件”,代表品是自行车、缝纫机、手表和黑白电视,价格在百元级;

第二次,上世纪80年代后期到90年代,通过引进,普及“新四大件”,代表品是彩电、录音机、洗衣机和空调,价格从数百元级到千元级;

第三次,90年代后期的中间性消费高潮延续至今,有一系列代表品,从电话到电脑手机、家具装修、出租车、旅游,代表品从千元级到万元级;

第四次,21世纪以来轿车开始普及,从十万元到数十万元级;目前年产量超过美国,存量为美国的七分之一,人均拥有量为美国的二十分之一;

第五次,住宅,价格从数十万元级到数百万元级。城市人均住宅面积正在向50~100平方米发展。

产能过剩,产品供大于求,消费者地位是高的,这都是群众性的消费高潮,怎能说没有共同富裕?社会中间阶层的发展壮大,是共同富裕最重要的标志。

第三,缩小两极分化,限制既得利益集团垄断社会资源。

在绝对贫困逐步消除,大多数人生活水平逐步提高的同时,中国收入差距越来越大,基尼系数扩大到0.46,如包括灰色收入,可能还要扩大10个以上百分点,中国已成为世界两极分化最严重的国家之一,这主要是极少数人暴富所致。

这种情况的发生有三类原因。第一类由市场经济风险,个人能力、努力的差距,生活条件差距造成,通过征收所得税和国家扶助,是可以解决的。

第二类是收入差距背后财富占有的差距。前者是增量,后者是存量。增量差距会变成存量差距,存量差距进一步产生更大的增量差距。这类差距,也可以提高征收财产税和遗产税予以控制。

第三类最难解决,是权力资源过于集中。中国的问题在于:没有有效控制住极少数人利用特殊手段暴富,这不是市场经济自发形成的,不属于邓小平提倡的“少数人用正当手段先富起来”的范围,这样的先富也不能带动大多数人共富。正在形成既得利益阶层,阻碍社会流动,破坏中产阶级发展壮大。发展下去,大多数人共同富裕的进程就会被破坏。最危险的,并不是贫困现象还存在,也不是有极少数的贪污腐败,而是刚刚形成的社会中间阶层不能发展壮大,权贵发展成为自我封闭甚至世袭性的特殊利益集团。等经济不再能高速增长,共同富裕就不能保持,脱贫人口可能再度“返贫”,新的贫困阶层重新出现。

消除特殊利益集团,仅用“共同富裕”的经济口号予以对抗,追求收入和财产平等远远不够,需要进行全面改革,限制官员特权,防止极少数寡头垄断国家经济命脉和政治社会生活。因此,打击腐败,控制权力和权力资本化,才是实现共同富裕的根本措施。

主办:中共北京市委组织部

技术支持:北京市农林科学院农业信息与经济研究所